星月一钵里盛满浮世清欢

当你一手握着光阴,一手握着信念,不疑,不惑,一路向前想走的时候,也就握住了一种清宁的生活,一钵盂里盛满了浮世清欢,心境美好而又祥和。-------题记

日子忙碌的时候

就尽心尽意的追随它的脚步

疾速

阳光慵懒的时候

那就悄无声息的沿着它的光环

沉湎

榴花红了,蔷薇开了,葡萄的藤蔓缠绵了

我想,总会有单单属于我们的

那一抹恬静,它

日夜兼程,款款而来

睁着森森的眸光

审我。偶或,只是一缕磷火

即便,是一杯无味的淡水

我亦喜欢

它的澄澈与

纯净

来吧,我们一起喝下它

不管它是蜜

是药

世间事,讲究一个随缘。随缘而来,随缘而安。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修为。凡事,来了,无须欢喜,只是偿还一种因果。去了,无须悲戚,只是了了一段尘缘。不管是苦,是乐,只须仰首,倾情饮下,这一钵盂里因我而盛的悲喜;任它浊浪滔天,任它滚滚尘烟,我自安然,岿然不动。身履红尘,左边是铭记,右边是彻悟,需要每一个人去做的,就是倾心,用意的去经营和享受这二者之间的过程。赏一场烟花的升空,炸开,璀璨,飘落,成尘。既愉悦了别人的眼眸,又契合了自己的心性,此生,足矣。

昨夜偶得一梦,在一家庭院中,看到了一株硕大蓊郁的菩提树,粗壮的树干,三人难以合抱,如一柄大伞,当庭屹立。重叠而又肥嫩的树杈间,挂满了一个个圆形的洞窟,里面端坐着一尊尊慈眉善目的佛菩萨。 一个个面带慈善的微笑,栩栩如生。繁茂的枝叶间则开满了素色的花,一朵朵,状如琉璃。而在壮硕的根部,一泓流泉咕咕流泻着清澈的泉水,绕树而灌。有着难以描述的灵秀之气,冉冉而起,随风飘逸。我一袭青衣,不僧不俗,不知何年,和一位同样不僧不俗的被称做师傅的素衫男子,围着这株大树,观赏着,赞叹着,欣悦着,像是发现了宝藏,又似是逢了久违了的故旧,只一味的看着那些花,那些佛像,诉说着,感知着,全然忘却了旁边的那位素衫师傅的解说和询问。自顾自的望着,笑着,悠惚间,竟又悲欣交集,一个人蹲在树下,纵情恸哭,那感觉,竟是那般的酣畅淋漓,一种通天彻地的悲苦里,却透着难以掩饰的,发自肺腑的愉悦,给人一种通透彻悟之感。乃至,醒来,嘴边,眼角,都是泪,俱是笑。

在现实的劳劳尘梦中,有关我生命的旅程中,这些难以解释,却又时常造访的梦中之境,对于我来说,一直是无解的!它们既清晰的存在着,又模糊的飘离着,不远不近,如影随形。而真实的那个我,既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也不是一个唯物论者。不知从何时起,我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牵引着,行走着,印证着前生今世的悲喜,它们随感而来,又随缘而去。而我,一手端着俗世的餐盘,素履经行;一手又擎着一尊看不见的钵盂,里面盛满了我的浮世清欢。让我欢喜,使我悲欣。说不清是槛外的清欢还是俗世又逢的悲喜,潜意识里只觉得是逢了故旧般的熟悉和温馨。

历史上曾记载着大唐高僧辩机和高阳公主的一段传奇故事。不知屏前的你读没读到,一次偶然的遇见,便倾了城,覆了国,殒了命,了了缘。

在一个春日的向晚,郊外林间,青青碧树,桃花灼灼,大唐公主打马而过,一抬头,密林深处,一道夕阳的余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了蓝衫飘飘的辩机和尚的脸上,使得站立在三间哑舍旁的他,秀美绝伦,金光灿灿。一霎时,满目春色,盖过三春的桃花红梨花白,油菜花黄芥花香····这般飘逸出尘的人儿,只消一眼,大唐公主便羞红了脸,低到了尘埃,围庐情倾。只一个回眸,让身为高僧的辩机,便随了机缘,与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尽享一场浮世清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爱,没有理由,也无须深究。两情相悦,磐石可摧,江河可越,无可阻挡。 以大唐公主的尊贵,有什么样的人是她没见过的,得不到的?但这世间自是有公道,再怎么尊贵荣耀,仍难以逃脱被她父亲,一代明君李世民,以大局为重,以女儿为代价,作为“礼品”把她下嫁给他的大臣之子,以稳固自己的统治。以辩机之才智,仍然难免跌入万丈红尘中,乃至,万劫不复,又俨不是以身了却了一桩因果。犹记那年在看到这则轶事的刹那,善感如我,还随手涂抹了一篇稚嫩的小诗歌《红尘共舞,蝶花相恋》聊以记之:

若青灯就是那知己,若黄卷就是那佳人

若音乐就是那灵魂,若清风就是那缕梵音

你可还会启开双眼,在望一眼红尘?

你可还会伸出双手,去握一缕温存?

你可还会敞开胸怀,去恋恋俗世里那一缕纯真?

你可还会满怀欣喜,去倾听红乐坊里的丝竹之音?

若当初不曾有那么一次倾城的遇见,

若草庵里那颗禅寂的心不曾被点燃,

若清澈的风骨不曾被世俗所污染,

若出尘的容颜不曾追随那株牡丹;

你可还会在意,那方内的繁华三千?

你可还会栖身,在经卷里求得圆满?

你可还会如闲云般,与那清风为伴?

你可还会醉倒在一种极致里,让灵魂震撼?

方外一世清浅,方内如花娇颜。

若当初你绝了尘念,相伴与青灯黄卷。

风清尘静,你我亦不过是一次寻常的擦肩。

不回首。不期盼。

蓝衫飘飘,仍做你飘逸的神仙。

若你绝不了尘念,来来来

与我红尘共舞,蝶花相恋。

随缘而来,随缘而安。

此时,掩卷。历史早已走远,不说是非,不论对错。天青云白,阳光依旧和煦,太平盛世依然,大唐的余韵犹存。回环当年的高阳公主,身处繁华,一世尊贵,却又擎着一钵,绝世的孤单,寂寥终老,你不能说她就是一无所有。而辩机,以己身了尘缘,一个槛外人的钵盂里,却盛满了俗世的繁华,你不能说这就不是一种圆满。世间的路是人走出来的,但若想走一条自己喜欢的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而他们,在那个时代就做到了,对于他们而言,这就是幸福。就是圆满。

话说到此,就不得不提一下民国一代名僧弘一法师的嫡传弟子著名美术家丰子恺先生的人生三层论来。他说:“我认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所谓的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文艺学术。灵魂生活就是宗教。记得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眼,我便不能动弹,如蒙雷击,心如醍醐灌顶!抛开这些历史人物,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俗世酒足食丰;因一场与文字的遇见,而精神饱满。自问灵魂深处,佛居安然。每每思之,无不为这“天心月圆”的圆满而震撼!而悲欣交集!深知,我佛不变,会变的是俗世和精神的安居,因境遇不一,而动乱,而流离。

原来,自那次于水之湄的相遇,我的花便开成了一种谦卑的姿态,低下去,低下去·····

每每忙里偷闲,我都会挂上一支曲子,合着心,浸入循环着的曲中,静静地沉湎在你的文字里,让身心放松纵情的浸染。这一刻,越千山涉万水,让心与心共振。若说这世界上有什么是可以倾尽所有的去付出的,唯有文字和爱,是值得的!起码,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爱给我们打开了一个世界,它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美好!美的没有一点瑕疵!只想每天都沉浸在文字的王国里,聆听心灵的絮语,用灵魂去触摸一种原生态的纯净和清澈。它唤醒了沉睡着的每一寸肌肤,亦唤醒了日久积累的倦怠,让心灵共享久违了的震撼和灵动。它使得寻常的光阴也变得妙不可言!既让人心生悲悯,感怀美好,感恩尘缘,又使人心境开朗,达观,通透。纵然有时,冷眼将世间的凉薄看透,却又时时被一缕柔肠挂住!原来,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逃脱红尘的羁绊,终归是中了一种文字的毒,一钵盂里,早已盛满了今世的浮世清欢,一怀悲喜。

惟愿繁华深处,为一缕本真加持,为一种懂得相酬;手握信念,不存疑,不回顾,活成一钵禅意,如此,便得到了人生真正的要义。

共 2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钵里盛满浮世清欢,看到作者这个题目,我便想到了作家雪小禅的“银碗里盛雪”,感觉这二者之间有着奇妙的相似韵味和寻思空间。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浮世清欢,似乎看得见,却又摸不着,着人思量。作者所谓的浮世清欢,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感悟,文章处处透露出作者对世事对生活的感悟:世间事,讲究一个缘。惟愿繁华深处,为一缕本真加持,为一种懂得相酬;手握信念,不存疑,不回顾,活成一钵禅意,如此,便得到了人生真正的要义。 这些词句,倘若不是有所感悟,断然是难以下笔的。于我个人理解,浮世清欢,还是一种随心和安然,是看透万事的愉悦。大唐公主的爱情故事,是随心随缘,冲破俗世眼光坦诚相爱,即使最后没有结果,亦不负两心相恋。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这亦是我个人极其喜欢的态度!丰子恺的人生三层论,体现出灵魂深处有大信仰,才能如此安然!作者文字淡然清雅,流畅自如,透露着禅意,想必是悟的结果。品读佳作,夏日乐事,愿作者夏安!【:水为佩】

1楼文友: 15:49: 4 作者的文字有大思考,拜读之后,感觉难以下笔写编者按。倘若得不对,还请多多指出! 在人生的庄园,以笔为犁,如牛勤耕,让梦想,开!花!结!果!

回复1楼文友: 16: 5:2 谢谢佩佩的编者按语,辛苦了。这篇散文是随手一会儿就得【产物】禅悟!有待修改的地方很多,你的编者语解读的很好。谢谢。

回复1楼文友: 16: 7:17 一挥而就,,一时马虎没有看清,望社长原谅,看到这则回复就把它删除了吧。不好意思。

2楼文友: 15:50:22 感觉自己文笔不够用了 希望青青不嫌弃我的编者按 在人生的庄园,以笔为犁,如牛勤耕,让梦想,开!花!结!果!

回复2楼文友: 16: 8:08 说哪里话,佩佩文笔一直是我欣赏的。问好。

楼文友: 15:51:01 我会努力加油提高自己的,希望我们都能够给星月带来更多精彩! 在人生的庄园,以笔为犁,如牛勤耕,让梦想,开!花!结!果!

回复 楼文友: 16: 8:4 我们一起努力!

什么方法可以让肾精足

肾虚吃什么补得快

八子补肾胶囊阴阳同补吗

怎么解决骨质疏松
经期延长量多吃什么药
宝宝消化不良饮食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