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阴夫第三十九章

高冷阴夫(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魂符纸人

王佐说完我就慌了,双臂不自觉的颤动起来,他用力的在我肩膀上压了压,随后说他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崂山派的人,但是十分凶险会有丧命的可能,问我要不要用。

被抓回去肯定不会有活的机会,更别提为师父报仇了。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点头,他不再说什么,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还有几根香、蜡烛。

接着他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两个白色的纸人,还有把木制的小刀。他拿起小刀刺破自己的食指,趁着鲜血滴出迅速在其中一纸人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八字,完事又在另外的纸人上写下我的名字,最后把小刀递给我。

虽然不晓得他要做什么,我还是学着刺破手指,用鲜血写下自己的八字。这时王佐装作无意的扭头朝后看了看,紧着的眉头稍微舒展一些,他点着三根香插在地上,又将两根白色蜡烛点着,递给我一根。

我接过来后,王佐让我闭上眼睛

高冷阴夫第三十九章

。刚一闭上,就听见他在低声念叨着什么,但内容我听不清。与此同时身后不远处的草甸子里突兀的传来一声:他们是想跑,快追!

话音一落,我便觉得几道气流从身后冲了过来;王佐口中念叨的速度突然加快,声音也高了几个分贝。身后的气流越来越强,意味着崂山的人马上就冲到身边。我下意识地咬紧牙关,可身子还是抖得厉害,注意力高度集中。

嫂子,快跳河!

王佐话音一落,我猛然发力,后腿使劲一蹬身子就从岸上离开,后面有人伸手抓住我的衣服想扯住我,幸好衣服是地摊买的质量不咋地,刺啦一声就被撕坏,我因此逃脱。

但过了好几秒我都没感觉到自己落水,而反觉得身体变得轻盈,像是在空中飘荡着。睁开眼一看,自己和王佐的身体漂浮在水面上,被河水带动缓缓往远方流去。后面的岸上是一群身穿道袍的崂山弟子,他们手中拿着五花八门的家伙,看着我们的身体,垂足顿首。

搞不懂为什么他们不下水去追我们,但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这时候我眼前飘过一张纸人,在我眼前停下,随后王佐的声音传来:嫂子,刚才我请了咒语使我们的魂魄附着在纸人上,你面前的纸人就是我。

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灵魂出窍了,却没工夫体会这种奇妙的感觉,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条河是崂山禁地,所以这些弟子不敢下河追我们。但并不排除为了追杀我们,他们会闯入禁地。所以我做了两手准备,如果他们真的敢追那咱俩的身体就悬了,但魂魄却能保全。如果他们不追,咱们就可以紧跟着身体跑,等脱离了他们的控制范围,咱们就元神归位。

眼前的小纸人又动了起来,我知道这是要跟着身体往前跑了,就赶紧跟上。这时岸上突然传来罗汉的声音:你们在这愣着干什么,快下去追!

罗长老,这是祖师爷设下的禁地,我等不敢擅入。

一众弟子纷纷回道,对罗汉的态度很恭顺。后者大手一挥说你们不要那么死板,现在都有人私闯禁地,作为崂山弟子,你们下去抓人祖师爷是不会怪罪的!

他的话一针见血,众弟子听后纷纷下河。

我顿时紧张起来,不敢想象身体被抓住毁掉后,我的灵魂该寄托在何处。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罗汉低头看到岸上燃烧的香烛后脸色就变了,间接着抬头四下看了起来,最后将目光定在了我和王佐这个方向。

嫂子快跑,这老东西竟然看出来了!

王佐的声音变得越发紧张,话音一落我只觉得眼前的纸人飞快的往前跑去,与此同时罗汉更加急切的喊到:快上岸,一定要烧了那两个纸人。说完他首当其冲的伸出手指,念动一通咒语后指尖腾地蹿出一团火,火苗离开手指,直愣愣的朝我们追了过来。

这一招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也让我发挥出所有的潜力,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跑,只觉得两岸的一切都嗖嗖的朝身后跑去,那些正在急忙上岸的崂山弟子的身影逐渐变小。

但危险并未解除,那团火苗的速度丝毫不比我们慢,好像永不熄灭般的紧紧咬了上来。

而且,那些弟子上岸后,也纷纷用咒语祭出了火。可能因实力不如罗汉,那火苗并不是很大,但速度却更快了,转眼间十几道火苗像流星般追来。

注意躲避这些火苗,一定不要被烧到了。最好把这些火苗缠到一起,可以破了他们的灵火。

王佐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团最大的火苗飞快地朝他喷过去,我惊得张大嘴巴,好在王佐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这时又有几团火苗朝我击来,我不得不上蹿下跳,躲避攻击。

在这过程中我发现,无论他们怎么变幻方式,这火苗始终不敢靠在一起,往往我被两条火苗夹杂在中间已经无处躲闪的时候,它们会自动分开。

这时我才明白王佐话里的意思,就刻意的露出破绽,等其中的一条火苗快要烧到我的时候,猛然在空中翻了个圈,随后两条火苗不出意外的缠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的一通尖锐声响后,那两火苗消散了。

随后我又如法炮制,再次破了两团火。可这样一来不仅是我的活动空间大了,剩余的火苗也更加嚣张,一改之前群起而上的姿态,竟做出立体包围我的姿态。

速度突然就慢了下来,甚至我连迈出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有些绝望的看向前方不远的处王佐,发现他也停了下来。我叹了口气,喊了一句:咱们命该如此,看来是罗汉那老东西赢了。

哈哈哈!

没想到王佐发出一通笑,接着开口:嫂子,咱成功了。

他刚说完,围在我四周的火苗突然就散了,比追过来的速度还要快的,向身后飞去。

随后在王佐的指挥下我俩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并且马上上岸,不然身体会被泡臭。休息的过程中他告诉我,我们跑不动了也就意味着出了崂山禁地得范围,所以那香烛祭出的咒语灵力消失;罗汉他们更不用说了,离开崂山范围,精元自然支撑不住灵火远程攻击。

不同的是,没了灵力我们依然可以继续动作,因为我们是魂,纸人是载体。

稍作休息后,我们再次起身准备赶路,王佐却在收拾行囊的时候怔住了。

怎么了?

他一这样,我心里就开始突突了。

我忘了一件事,刺破咱俩手指的那小木刀,丢在了岸上。

估计怕我不懂,他说完又补了一句:如果崂山也懂滴血为引的话,咱俩走到哪儿都不安全!

这我才反应过来,记得在那个虚拟的时空里,纪唯予就曾滴血为引想要救那个小女孩,虽然最后失败了,却也让我了解了这神奇的招数。所以,我懵逼了,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小心为上!

王佐一时也没了主意,叹了口气。我俩沿着河边不停地往前走,夜色逐渐深沉,前方两边的山逐渐高大起来,有些地方的树木直接从岸边长到水中,将本就狭小的路完全遮蔽。

为了安全起见我俩转为走山路,但是这么一来速度慢了许多不说,还极大地消耗了我们的体力。没过多久我的肚子就饿了,而且困意逐渐袭来,脚踩在地上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状态。

忽然前方传来了亮光,抬头看去,一盏大红灯笼一场刺眼的,在漆黑的夜中飘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