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江山美人志第一百一十六节战场之外

江山美人志 第一百一十六节 战场之外

“亲王殿下,您的心情敝国皇帝陛下和首相大人完全能够理解,但是,我们也想请殿下考虑一下我国民众的感情和看法.卡曼人这几年来的确有些出格举动,但与捷洛克人的战争却不能怪在卡曼一方头上,当初捷洛克人刻意毒化两国之间的气氛,断绝双方民众往来,挑起边界纷争,并且制造紧张局势,无端敌视和职责卡曼人意图吞并和颠覆捷洛克,所以才会导致战争的爆发.不过我们也反对通过战争这种暴力手段来解决争端,所以我们也希望双方能够本着友好互谅的原则来妥善解决双方的领土纠纷.至于您谈到的卡曼人有意南侵唐河帝国和西疆领土,甚至危及到邻国的安全,这一点敝国皇帝陛下和首相大人完全赞同,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是由于卡曼国内个别人的野心造成了现在这种状况,所以我们认为由于某一个人行为过错造成的后果不应该由一个国家来承担,相信殿下也同意我们这个观点.”

卡曼特使的话语语气相当委婉,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不付出一些代价就达到目的,显然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卡曼人的喘息之机,当然这些代价都将由卡曼人来承担.

“对不起,特使女士,您的话我不能苟同.一个国家的当权者应该都是由这个国家的精英人物来担任,我想我们都明白我所指的这位当权者,戈麦斯既然能够担当卡曼宰相一职数十年之久,难道说卡曼国内的精英们以及德利卡二世没有认识到戈麦斯的野心和嘴脸?!这种国家行为如果只是以一举简单的个人过错就掩盖过去,那也未免太过轻巧了.一个国家既然选择了当权者,那自然就要对当权者所作的决定负责,卡曼人既然发动了这么大规模的侵略行动,那现在无论谁当政,他们都必须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无锋没有给予对方半点缓和的余地,斩钉截铁的话语让西斯罗的特使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如坐针毡.

“殿下,我想您可能误解了我们帝国的看法,卡曼人当然会对他们的行为负责,他们也会对他们的过错作出赔偿,但是请殿下理解一下我们国内民众的情绪,我们利伯亚诸国同源同宗,几国皇室和王室之间都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现在卡曼帝国已经请求我们西斯罗帝国出面调解这一次战事,戈麦斯宰相已经被解职,仗再打下去只会使双方士兵白白流血,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通过谈判达到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不知并可能宣布提振房市的新计划。道殿下对此是否赞同?”

西斯罗特使的话语表面上变得越发恭敬,但骨子里的含义却也是隐隐半露,利伯亚诸国同气连枝,共同进退,绝对不会放任任何一国的安危而不顾,不过无锋却似未听出对方话语中的意思一般,笑着迎合对方的话语.

“特使女士说得也有道理,既然能够通过谈判获得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用流血的方式来解决呢?我支持特使先生的意见,只要卡曼人能够真心实意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唐河人素来心胸宽大,重义轻利,相信双方能够就这件事情达成一致.”

听得对方口若悬河舌绽莲花,西斯罗特使心中却是暗自打鼓,眼前此人话虽如此,但态度这般谦和,只能说明背后有着更大的yu望和要求.

“不知道殿下对于双方就地停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不过我想请殿下先行解除对清河府和榆林南部的包围封锁,以便于当地的卡曼和普尔军队能够退出占领的土地,退回国内.”西斯罗特使试探性的提出建议.

“呃,实在不好意思,普尔人的军队已经在昨天被我军彻底歼灭,至于卡曼人的军队,他们入侵我们唐河帝国领地如此之久,收刮的民脂民膏价值连城,现在就这样轻松的一拍屁股回家,特使先生

,你不觉得太荒谬了一些么?”

只依靠近端锋而没有大外接依然是不够的

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无锋斜睨了对方一眼,话语中却是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什么?!殿下您说什么?和普尔人的战争结束了?”慌不择言的西斯罗特使大吃一惊,忍不住连声问道:”殿下,您没有开玩笑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呵呵,就在昨天,普尔人拒不缴械投降,我的将领们也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帮助他们缴械了.”无锋还是那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心中那份惬意却是比六月里喝雪水更舒爽.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显然让西斯罗特使乱了方寸,原本倚为奥援的普尔人竟然一举成擒,那己方可供使用的砝码又少了一个,而且还平添了一大累赘,这当然让西斯罗特使感觉到进退失据.

“这,这,殿下,请您务必暂停战争,我想一切我们都可以谈判来解决,至于双方的条件,我想殿下只要不逼人太甚,我们会尽量劝说卡曼人同意您的条件.”这个时候西斯罗特使才察觉到其实自己手中并没有多少牌可打,而对方完全可以借机拖延时间,甚至对还被包围在清河府城中的几万卡曼大军发起围歼,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形.

“特使先生,我方绝对有诚意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但我也要正告特使先生,卡曼人在捷洛克和唐河帝国土地上犯下了滔天罪行,如果想要以某个掌权者的下台为借口来推卸他们应当承担的,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要想真心实意的来解决目前的危局,那就请卡曼人拿出一点诚意来作为先决条件!否则,我认为战争只能继续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如果西斯罗帝国有意要想在这中间掺和一腿,我奉陪到底!”

这个时候的李无锋完全撕下了一直笼罩在表面上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在西斯罗特使看来,这才是李无锋的本来面目,连牙缝中都透露着杀气和血腥,没有丝毫顾忌和忌惮,赤裸裸的武力威胁,简直如同在向自己发出最后通牒.

“殿下,您请息怒,我们西斯罗帝国绝对没有要与西疆一战的想法,毕竟我们和西疆都还属于盟友,但是请您理解我们的立场,我们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和平手段获得双方想要的结果,这一点相信贵方也一样乐意看到.我想知道殿下所说的先决条件究竟是指什么?”西斯罗特使并没有被无锋的威胁所吓倒,作为外交特使,她早已经对眼前这位奸狡如狐的对手性格有所了解,利益所向,决不退缩,利益之下,任何东西都可以作交易,她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问道:”我想知道殿下究竟想要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绕太多的圈子,殿下您说是不是?”

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无锋欣赏的目光在对方身上停留了半晌才道:”想不到西斯罗帝国外交界中竟然还有这等巾帼英雄,看来特使女士也是成竹在胸,我如果再一味推托,只怕会让特使女士认为我太过虚伪,这样,让卡曼人先退出嘉峪关,然后剩余事情特使女士可以和苏秦王缭他们具体谈,这是我的先决条件,如果不能满足这一点,我想一切都不必多说了,只能靠刀枪来解决一切了.”

心中一沉,虽然对这个问题早已有所准备,但西斯罗特使还是忍不住有一种想要猛抽对方一记耳光的冲动,这个家伙忸怩作态半天,不就是希望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却还要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气势,只是这样的条件对于卡曼人来说无异于挖他们的心肝,这嘉峪关要塞不但是卡曼人费尽无数心血才夺下来,连自己一方同样也是挖空心思想要zhan有,有了它,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威胁西北腹地,而一旦失去了它,不但卡曼人的腹地完全暴露在对方的铁蹄之下,连自己一方同样也可以感受到关口上刀枪的寒意.但是对方也已经把话说死,如果满足不了这个条件,只怕要想进行下一步的谈判也是不大可能,对方甚至摆出了一副不惜一战的架势,西斯罗特使也不知道对方下一步的条件究竟会苛刻到何种程度.

“特使女士,我想也许您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一下,另外您也需要和卡曼人沟通沟通,毕竟他们才是正主儿,我可以给您几天时间,但我想提醒您一句,其实我没有必要和卡曼人多罗嗦,以卡曼人现在态势,您认为这嘉峪关他们还能zhan有多久?!请您好好想一想.”无锋微笑着端起茶杯送客,这个女子还真有些镇定自若的大气,除了再得闻普尔人被歼时稍有失态外,整个过程竟是淡定自若,颇有大家风范.

投票啊!


承德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敏奇对鼻炎效果好吗
一岁宝宝最近不爱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