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哈尔滨的一日散文

摘要: 两代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妻总是看不惯女儿的大手大脚,想用自己的观念来约束和改造女儿,看来效果并不大。 我和女儿、女婿都在学校工作。知道我和妻都没见到过大海,女儿、女婿早就提议放暑假时,要带我们一起去海滨城市威海、烟台和大连走一走。六月末,妻去五大连池疗养还没有回来,女儿又多次打与我沟通,准备预订哈尔滨飞往威海的机票。

机票提前预订打折,很便宜,我也没跟妻再沟通,就“擅自”做了一回主,答应了暑假跟女儿、女婿去旅游的事。女儿开始在上预订飞往威海的机票。机票很快就订好了,时间是7月 1日上午9:40分的,连机场建设费和保险都在内每人才510元。

妻是在女儿订好了机票后才知道消息的,疗养回来后,对我当然少不了一番埋怨。可看到事情已成定局,没有办法挽回,她也只能同意了。妻平时生活十分节俭,从不肯乱花一分钱,要是事前征求她的意见,外出旅游肯定没戏。

女儿来让我们早几天去哈尔滨,说有半年多没见到我们了,很想我们。我和妻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了一下,于7月27日凌晨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下午两点多钟,我们到达了哈尔滨车站,列车进站时,女儿和女婿早已经等候在站台上。

在女儿家里休息了两天后, 0日上午,女儿提议我们一起去逛逛索菲亚教堂和中央大街,顺便买些旅游必需品,然后再到松花江江沿玩一玩。

出了女儿居住的小区,在路旁不远处,我们上了一辆开往哈一百方向的公交车。汽车在路上走走停停,四十分钟后,来到哈一百附近。下了车,拐过两个弯,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充满异国情调的索菲亚教堂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索菲亚教堂外的广场上,到处是流动的人群。有的人在尽情地欣赏着欧式精典的建筑艺术,更有人在教堂外忙着拍照留念,把这一刻化作永恒。

教堂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是那样的富丽堂皇,典雅超俗,恢宏的气势显露出岁月的沧桑和历史的凝重。错落的尖顶和巨大的球拱互为映衬,相得益彰,球拱顶端的铁柱利剑似的直刺青天。教堂上时见鸽子飞起飞落,为城市增添了几分祥和、安逸的景象。

我们走进索菲亚教堂。在教堂里,我们欣赏了“最后的晚餐”和“耶酥受难像”等金碧辉煌的壁画,欣赏了美丽的吊灯,观看了哈尔滨百年历史图片展。之后,又在各种旅游纪念品间流连了一会儿,这才从教堂里面出来。

从索菲亚教堂前行,我们来到了哈尔滨著名的中央大街。中央大街是是目前亚洲最长的步行街,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大街两侧以独特的欧式建筑和林立的商厦著称。入夏,俄罗斯风情的音乐和文化在长街上弥漫,行进在中央大街上,真使人疑心自己是不是走进了异域。

作为商业化的大都市,哈尔滨已经让人们明显地感受到了国际化的大趋势: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时而与你擦肩的不只是黄皮肤,更有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的欧洲人和黑皮肤的非洲兄弟。当然其中还是以俄罗斯人居多。

哈尔滨不但是建筑和文化充满异域风情,就连食品也明显带有异域的印记:俄罗斯人喜欢吃的“列巴”(一种俄式面包)很风靡,马迭尔冰棍更是受到市民的普遍青睐。

正值盛夏,哈尔滨的气温一点也不比南方城市低,人们穿着体恤和短裤依然汗流不止。从家里带的矿泉水已经全部喝完了,正巧这时前面来到了卖马迭尔冰棍的地方。

大概是看到我和女婿口渴了,妻对女婿说:“去买点马迭尔冰棍吧,一人两根,解解渴!”

女婿得令去买冰棍,女儿有意捉弄妻说:“妈妈,你知道马迭尔冰棍多少钱一根吗?”

“多少钱?”妻问。

“三元钱一根。”女儿故意抬高物价说。

“啊,这么贵?大伟呀,就买两根得了!你和你爸爸一人一根!”妻忙喊女婿说。

看到妻这样,我和女儿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后来女儿才告诉我们,马迭尔冰棍并没有那么贵,但也绝不像妻想像的只有几角钱那么便宜。

女婿买了四根马迭尔冰棍,一家四口一人一根。妻想想刚才说过的话,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家人就这样边说笑边向前走,时而还到街旁的商厦里去转一转。不觉中,已经来到了松花江畔的防洪纪念塔旁。

同是盛夏,今年江上的景色与去年明显不同:去年女儿结婚时,我们也曾来过松花江畔,那时因为少雨,江水很浅,江面也很窄,人们都跑到松花江河道的沙滩上去放风筝。从防洪纪念塔一侧的江边去对岸的太阳岛,坐船最多也用不了几分钟。

今年因为夏季多雨,江水猛涨,松花江江面十分宽阔,江水也明显深了许多,已经漫上了江岸边好几级水泥筑成的台阶。江水很浑浊,带有明显的泥土色,一改往日的平静和温柔,一副狂傲不羁的性格。江水一涌一涌地向岸边袭来,拍打着江岸,卷起阵阵浪花。

松花江岸边,沿防洪纪念塔一侧的水泥台阶上,坐满了前来游玩的人。在没入水中的台阶上,一些大人正在带着孩子玩水,用纱捞鱼或相互嬉戏。江上,有渡江的客轮和观水的游艇,更有搏击水中的泳者,头上都戴着醒目的泳帽。

听江风,观江景,在松花江岸边小坐了片刻,看看时间已过正午,我们一家人就离开了岸边,在防洪纪念塔附近的几处景致旁拍照留念,然后坐公交车返回。

傍晚,吃过晚饭后,女儿说要带我们去黑龙江大学校园看一看,晚上回来再逛逛夜市,看看哈尔滨的夜景。

黑大离女儿家不远,我们一家人步行前往。在学府路上前行了一会儿,横穿过马路,我们从西侧门进入了黑大校园。校园内,绿荫成片,林间小径纵横。穿过林间小径,我们来到了黑大的田径运动场。

田径运动场的跑道是用塑胶铺就的,足有400米大小。运动场的周围种了许多美人蕉类的鲜花,鲜花正在开放,远远看上去夺目绚烂。

此时,运动场上已经聚拢了许多人,大多是黑大退休的教工,也有附近居住的居民。人们都在围着运动场锻炼,有的慢跑,有的快走,各有各的节律。我们一家人也汇入了这运动的人流,围着运动场散起步来。

在田径运动场上走了一会儿,我们又来到不远处游泳馆旁的器械场地。在器械上稍做运动后,看看天色已经渐暗,我们就穿过黑大校区,出东侧门,来到了外面的夜市上。

夜市上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甚是繁华热闹。沿着长街依次排开,到处是饭店、小吃。街市上卖水果的、小吃的、烧烤的,卖各种小玩艺儿的,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更有些店家直接把桌子摆在了露天的街道上。来这里吃喝的大多是黑大的学生,也正因为如此,这里被人们形象地称作黑大“吃喝一条街”。

“爸爸,你现在是不喝酒了,要不我非让大伟陪你在这喝几杯扎啤。”女儿看到一些正在临街畅饮的年轻人后对我说道。

“爸爸已经很长时间不喝了,一喝酒血压高了就下不来。”我说。

“你说这酒有什么好喝的?你爸爸的血压就是那么硬喝出来的。我就看不惯那些喝大酒的人。”妻接过我的话说道。

妻的话语里有责备,但更多的是关心,当然也不乏与生俱来的节俭的天性。听完了妻的话,我和女儿、女婿相视一笑,都没有说什么。

我们继续沿夜市向前走,在夜市所在的街与学府路交接的地方,我们折回学府路,慢步向女儿家的方向回返。

向前走了一会儿,路旁出现一家灯火通明的店铺。女儿说让我们在外面稍等一下,就一个人走了进去。我定睛看时,才知道这是一家专门经营“蛋挞”的食品店。

“蛋挞是什么东西?你吃过吗?”妻问。

“不知道。可能是与蛋类有关的一种食品吧,我也没吃过。”我说。

正说着,女儿从店里面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两个蛋挞。

“给,一人一个。这是蛋挞,很好吃的。我逛街饿的时候常买着吃。知道你和妈妈没吃过,给你们买来尝尝,省得以后别人问起‘蛋挞’是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女儿说着把蛋挞递给了我和妻。

我接了过来尝了尝,味道还不错。只几口,就把一个蛋挞全吃光了。妻接过来尝了一口说:“好吃什么呀?油腻腻的。”不过因为是女儿买的,妻还是坚持着把整个蛋挞吃完了。

“这蛋挞多少钱一个?”吃完后妻问女儿道。

“你猜猜看?”女儿故意不说。

“一元钱一个?”妻猜测道。

“什么呀,一元钱你能买得来?”女儿说。

“那要多少钱一个?”妻问。

“四元钱一个。”女儿据实相告。

“什么?就这么一个蛋挞要四元钱?早知道咱们还不如回家吃煎蛋呢!这孩子,一点也不像妈妈,真不会过!”妻又开始责备起女儿来。

“你看,你看,给你买好吃的你还埋怨我,下次再也不给你买了。”女儿也故作生气状说。

“不给我买拉倒,我也不稀罕。你说就你们两个人这么个过法,家里还能攒下钱?还过日子呢,过板凳吧!”妻责备女儿,还忘不了连女婿也捎带上。

我和女婿在一旁笑了笑,谁也不插话。两代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妻总是看不惯女儿的大手大脚,想用自己的观念来约束和改造女儿,看来效果并不大。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生活中的代沟吧!

妻的责备并没有影响我和女儿、女婿的心情,我们继续沿学府路说笑着向回走,在哈尔滨理工大学附近横穿过马路,向南下行,回到了女儿居住的小区。到家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全暗了下来,夜幕像一张大把天空给罩了起来。

共 40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两代人在相同的风景里行走,面对同一事物发出不同的感悟。景没有变,人因生活经历的不同,而感悟不同。或许谁也不会向谁妥协,那就各自按照自己的习惯认真生活。[:风残云]

1楼文友: 15:11:17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 写支言片语记零星感悟

右腿抽筋是怎么回事

什么药预防老年痴呆

吃什么预防老年痴呆症

司机痔疮怎么办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心力衰竭吃什么中草药最好